您的位置:首页 >> 租房资讯

广州正式开展校内托管家长老师盼引进第三方

2018年10月17日 栏目:租房资讯

广州正式开展校内托管!家长老师盼引进第三方机构今年5月起,天河、越秀两区公办小学正式全面开展校内托管服务。昨日,越秀区的小学已经向家长下

广州正式开展校内托管!家长老师盼引进第三方机构

今年5月起,天河、越秀两区公办小学正式全面开展校内托管服务。昨日,越秀区的小学已经向家长下发了通知,报名参加托管的学生,家长可傍晚6时来接。据不完全统计,越秀区自愿参加课后托管的学生有21000多人,占全区公办小学生的近1/3。其中选择做作业、阅读的学生约有16000多人,自愿选择参加艺术、体育、武术等各种兴趣活动的学生约有4000多人。

而在天河,除了此前的试点学校,不少学校也已经积极部署开展校内托管,一些学校在尚未引进第三方机构的情况下,先开展了基本托管服务。这项民生工程正式落地,让不少家长大呼“终于等到这一天”。然而,在采访中也发现,校内托管工作要做好、做长久,还有不少问题亟待解决。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,都希望能够加快引进第三方机构的步伐。

越秀区

截至昨日上午近1/3学生报名

广州市越秀区教育部门有关人员称,全区公办小学按照周一至周五,每天下午放学后到傍晚6时的要求,向学生提供课后托管服务。学生可选择做作业、阅读等基本看管服务,也可参加各种兴趣爱好班。

据统计,自愿参加课后托管的学生有21000多人,占全区公办小学生的近1/3。其中选择做作业、阅读的学生约有16000多人,自愿选择参加艺术、体育、武术等各种兴趣活动的学生约有4000多人。

除自主组织课后托管,也有学校引入第三方服务机构。越秀区教育局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第三方服务机构,有109家机构应约,经审核符合条件的有36家,拟被列入本学期的校内课后托管服务第三方机构目录。

昨日下午4时,越秀区的朝天路小学低年级的同学放学较早,已经在相应的托管教室里学习。在校外第三方服务机构生活老师的看护下,有的学生在做作业,有的在阅读。第三方机构是由家长发展部和学校共同遴选确定的,课外作业不提供辅导,孩子们还可以在教室里进行下棋、画画等安静的活动。

校方介绍,共有700多名学生报名参加了课后校内托管,可以留校到傍晚6时。托管以月为单位进行动态报名和统计。之前推行的本校老师教学的免费课后学生素质发展活动,如围棋、管乐、民乐、羽毛球、球等,也照常进行。

对引入第三方机构的学校,越秀区要求建立学校、家委会共同研究决定的机制,且家委会成员要占参会人员的80%。各小学校务监督委员会列席相关会议监督。部分学校已按照办法研究确定第三方服务机构,其他学校也将在近期确定。新开展课后托管的学校还将研究、确定、开展促进学生兴趣爱好培养的活动项目。

家长更愿引进第三方机构后再参加托管

“从女儿上一年级起,我就盼着学校能托管,盼了一年半,终于盼来了。可最后,我没有交托管申请书。”家长谭女士说,4月25日,班主任在家长群里发了通知,要求参加校内托管的家长写书面申请,孩子可以托管到下午5时。大部分家长觉得时间不够晚都没有申请。4月26日上午,学校通知,托管时间改到傍晚6时。“我当时很高兴,打算交申请,但老师说,之前已经通知过了

广州正式开展校内托管家长老师盼引进第三方

,申请截止日期是4月26日,之后不再接受新的申请。而且现在学校还没来得及引进第三方机构,托管只是写作业而已。”谭女士说,经过一番纠结,她决定这个学期不参加校内托管了,等学校引进了第三方机构再考虑。最终,谭女士女儿所在的二年级,无一人参加校内托管。

陈女士的儿子今年读三年级,其所在的学校从上学期开始提供校内托管服务。“全免费的,从外面的机构请老师到学校看孩子们写作业。”陈女士告诉,由于参加校内托管的学生并不多,学校会把不同年级的孩子们混在一起。

何先生的女儿同样就读于三年级,因为家中有老人接送,孩子并没有参加校内托管。他说,女儿班上参加托管的孩子不多。“老师之前发意向调查表时告诉我们,是混班托管,由外面的老师来管,纪律性差的小朋友最好不要参加,容易跟其他小朋友打闹,浪费时间。”何先生说。

另外多名家长均表示,他们愿意等到学校引进了第三方机构后,再参加校内托管。

老师管吃饭睡觉心累希望专心教学教研

陈丁(化名)是一名小学班主任。她一天的工作是这样的:上午7时40分前到校,上午第一课前,到班级转一圈,检查出勤和纪律。上午,她除了上课,还要备课、改作业,有时还要利用课间把一些孩子叫到办公室谈心,还要管理大课间活动。轮到自己值午托那天,一下课她就要到班上去,引导孩子们排队拿饭,等到孩子们开始吃饭,她才能去拿饭,然后在教室里边吃边维持秩序。午餐后,她也要全程陪同。到了12时30分左右,她又要催促孩子们睡觉,边巡教室边叮嘱他们不要影响他人。“等到大家都安静下来,自己的瞌睡虫上来了,因为早上起得太早了,可又不敢睡。”陈丁说。值晚托那天,她得到傍晚6时才敢放心离开。

“我自己觉得,值晚托比午托稍微好一点,我一般早上6时30分就要起床,值午托那天中间没有休息,从起床到下班这10个小时,挺难熬的。而晚托虽然下班晚,但中午能打个盹,精神会好很多。”陈丁说。她坦言,不少老师喊累,但工作起来还是一丝不苟。“只要孩子在我们手里一分钟,我们的神经都是绷着的,绝对不能出一点差池。”陈丁说,有时她看到孩子吃饭时嘻嘻哈哈的都会担心他们被噎着。“这时我就在旁边唠唠叨叨,有时候都嫌自己啰嗦,教育孩子有成就感,管孩子吃饭睡觉心累。”陈丁笑着说。

“老师也有家庭,老师的孩子也需要照料。许多老师早上7时就要出门,课后托管到傍晚6时,住得远的老师,晚上8时都吃不上饭。”一名男老师表示,自己已经属于效率很高的人,但还是会被很多日常事务性的工作困住,钻研教研的时间少了。“专业人做专业事,希望课后托管能够更多地委托第三方机构,老师可以多学习先进的育人方法和专心教研,这也更加符合孩子和家长的利益。”该老师说。

第三方机构虽无利润可言但能树品牌

有校外培训机构负责人表示,学校铺开校内托管后,参加校外托管的人数肯定会减少。位于员村的一家机构负责人表示,他们在广州有两个分点,共有300多名参与课后托管的学生,初步估算,学生会减少100人左右。

而越秀区一名机构负责人叶先生表示,对参与校内托管很感兴趣。“其实以校内托管的收费水平来说,机构基本没有利润可言,能做到不亏本就不错了。”叶先生表示,尽管如此,能够进入学校,对公司的品牌形象还是有很大好处的。因为能进入学校的机构,都是教育部门准入的,这对培训质量是一个非常好的证明。他表示,希望能够建立畅通的沟通机制,家长、学校、机构定期互通信息,让校内托管有序、有效。另外,要有严格透明的准入制度和考核制度,让校外机构能够公开透明地进入学校。“我希望教育部门和学校能够积极正面地对待机构,在符合规范的情况下,给机构更多自主权,让机构能够因地制宜地开展工作。”叶先生说。

建议

引进第三方机构可减轻老师负担

有校长表示,开展校内托管,无论是引进机构还是学校自行管理,都会不同程度增加老师的工作量,如何提高老师的积极性是一个大问题。“学校考核老师的指标除了‘学生成绩’外,还有‘论文、研究、示范课程’等。即使给予一定经济补偿,老师的积极性也不太高。如果引进机构,出于安全考虑,也还是要排值班老师协助管理。”该名校长说。

另外,引进第三方机构,能够极大减轻老师负担。天河区龙洞小学校长崔效锋表示,从试点情况看,因为有不少学生参加了第三方机构组织的兴趣小组活动,需要老师看管写作业的孩子不算多,老师们一到两周轮值一次。天河区昌乐小学的郑校长表示,学校已先开展基本托管,由学校老师负责,等到时机成熟,就会引进第三方机构,开展个性化服务。

“根据摸查,在没有第三方机构的情况下,学校约有500名孩子需要接受基本托管服务。但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是周一到周五天天托管,因此我们又让家长们填写哪一天要托管,根据人数给老师排班,不要浪费人力资源。”郑校长说,低年级有几天是下午3时10分放学的,托管到傍晚6时,老师肯定吃不消。这种情况下,学校就安排两名老师轮班。同时,学校还会充分考虑老师家离学校的远近、教学工作的繁重、是否有孩子、孩子年龄等因素,来统筹安排老师值班,尽量做到人性化,一方面满足学生的托管需求,另一方面尽可能减轻老师负担。

建议

除引进机构外还可引进个人

引进第三方机构后,如何保障培训质量,也是家长们所关心的。天河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课后托管的活动形式及内容由学校会同家长委员会协商确定,让家长也参与到决策的过程中,从招标到审核,整个决策过程公开透明。最终选定的教育机构持有民办学校资格证,目前与学校签约一年。派任到各学校的课程老师,多为高校教授或毕业于高校的年轻老师,以及各区少年宫退休后的教师,师资力量基本有保障。

“比市场上的培训班便宜了一半左右,机构会不会为了降低成本请水平不过关的老师呢?”海珠区家长胡女士疑惑。对此,天河区龙洞小学副校长郑炳元表示,学校对于引进机构的培训质量,实行学校监督和家委会监督两条线。引进的机构要向学校提交每一个兴趣班的每一位老师的情况、他们每个学期的教学计划,学校会向家长公开。同时,学校还举办课后托管的校园开放日,家长们可以听课并作出评价。华融小学校长郭文峰表示,学校会对机构的培训效果进行年度考核。

有校长还建议,在课后托管中放开引进个人。“如果整个机构引进的话,可能这个机构这方面强,那个机构那方面强。如果可以引进个人,假如有的老师在舞蹈培训方面很有能力,学校就可以直接引进。”该校长说。